“后來,我總算學會了,如何去愛……”相信你一定聽過劉若英的《后來》這首歌不知唱盡了多少80、90后的愛情故事。


2018年,劉若英導演的電影《后來的我們》于4月正式與觀眾見面,不僅票房成績超過10億,而且還斬獲多個大獎。

《后來的我們》勝訴!判例或成為影視行業維權新標準?

2019年初,一位名為“出品人布衣翁”的網友在新浪微博曬出一組《后來的我們》被告不正當競爭的案件文書,稱已經起訴了《后來的我們》導演劉若英以及制片方,顯示原告為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(以下稱“光亞公司”)、黃乾生,案由描述為:不正當競爭糾紛,起訴金額為7000萬元。


對此,《后來的我們》片方第一時間進行了澄清,片方稱該電影是根據劉若英2010年創作的小說《過年,回家》改編的,而且小說早已發表于劉若英的散文集《我的不完美》之中,知識產權上從未侵害任何其他個人或公司權益。


同時“出品人布衣翁”在微博上大批量轉發一些大V微博,稱“邀請您關注該案。我們創作了電影劇本《后來》并進行主創策劃,購買了歌曲《后來》的版權使用授權。通過劉若英的經紀人、電影《后來的我們》的總策劃、總制片人葉茹婷,聘請劉若英做該片導演。但劉若英、葉茹婷剽竊了我們的劇本及擬拍項目拍攝了電影《后來的我們》?!?/span>

《后來的我們》勝訴!判例或成為影視行業維權新標準?

消息出來后,引得網友議論紛紛,有的網友慷慨指責片方,也有網友表示是想碰瓷,想蹭熱度吧。


時隔一年,《后來的我們》侵權案有了結果。近日劉若英在微博貼出法院今年10月25日下達的判決書,其中認定片方勝訴,“原告所提的控告皆不成立,予以駁回”,并要求原告負擔此案的全部訴訟費用,共計391,800元。


法院認定實際兩者之間存在實質區別,原告策劃方案明確定位“青春校園電影”,而《后來的我們》為都市情感題材,兩者更是存在較大差異。還特別指出,“若依原告之觀點,任選兩部文學作品,均有可能得出抄襲剽竊之結論,文學藝術創作必將無法進行,有違著作權法的立法本意”。

《后來的我們》勝訴!判例或成為影視行業維權新標準?

關于電影侵權的事件層出不窮。雖說自古以來就有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一說,但是總去別人家大樹底下乘涼、去別人鋪好的路上行走也得有所表示不是?,F在商業往來上,因為涉及利益,靠道德禮儀約束也是不夠的,這就要求項目雙方應該提前把權利分割清楚,免得后面引起糾紛,處理不及時、不清楚造成資源浪費。